完本

至尊王妃:倾城乱天下

时间:2020-02-17 08:05:31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程程美

主角:于归,宜其

在线阅读

主角是于归,宜其的小说《至尊王妃:倾城乱天下》此文是程程美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进去前,我低头打量了那辆马车好久。跟我想的一样,那辆马车比别的马车高一些,也宽大一些,可是掀开门帘一看,跟其他的马车绝无二至。好

《至尊王妃:倾城乱天下》免费试读


进去前,我低头打量了那辆马车好久。跟我想的一样,那辆马车比别的马车高一些,也宽大一些,可是掀开门帘一看,跟其他的马车绝无二至。好巧妙的心思!这个阿史那岚,性情怪异,心计深沉---竟是如此可怕的人物。

出了玉门关,我和纹箫刚从夹层里钻出来,就立即被分开了。我还是被领到了阿史那岚的那辆马车前。我也不多问,乖乖钻了进去。

“若是萧别迟迟不来,你该怎么办?”他低低开口,冰凉的手指沿着我脸庞摩娑,激得我一阵战栗。

我一言不发,索性闭上眼睛,任凭他说什么都不理睬。

他也沉默下来,不再纠缠追问,只是静静看着我。像是带着一些不忍。

猛然,马车一个颠簸,我一时重心不稳,重重向前摔去,脑袋一下子磕上车板,不由得痛呼出声。

“公主果然是金枝玉叶,坐个车也能摔着……”他呵呵地笑着,拉了我的手,扶了我坐好。

看着他的笑脸,我一下子失了神。这是我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的笑声,暖暖的,很磁性。原来他也是会笑的。

我尴尬地看了一下他拉住的那只手,急忙抽了回去。

入夜,大雾弥漫了山道,马车负重更是崎岖难行,一行人马只得暂时停下来歇息。这里的五月末,气候还是很冷,不能在野外露宿,大家只好歇息在马车里。依然是我跟阿史那岚单独相对。

他拿了一壶酒进来,笑看我一眼,靠着车壁坐好。

我没有说话。他已经好多天不沾酒了,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喝酒。

“我的母亲美丽高贵,让人觉得多看一眼也是亵渎。”他仰起脸,笑容淡淡,一仰头痛饮了一口,艰难地闭上了眼睛,说:“今天,是她的忌日。”

我立刻愣住了。

“你很像她,”他转过脸看着我,目光迷离,“一样的高贵柔弱,又一样的镇定坚强。那天,你来到我的房间,明明是怕的,却依然沉静微笑……我还以为是我母亲回来了……”

我脸上一红,低下头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他沉默了好久,忽然抬头,问:“你母亲呢,一定对你很好吧?”

“我的母亲也不在了……”我低低地说,想起我的母后,忍不住湿了双眼。我的母后若是地下有知,晓得她的一双儿女如今的情景,不知道该怎样伤心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他呆愣了片刻,举着酒壶的手就此顿住,半天没有放下来,隔了好久,才无措地开口,“我刚刚忘了,天朝的先皇后,就是你母亲……”

这个人竟然会跟我说‘对不起’,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。

“没想到,我们都是没娘的孩子……”他苦笑着低叹一声,又问我,“你母亲叫你什么?”

“青禾。”怔忪之下,我脱口而出,立即又有些后悔。

他呵呵地笑了,举壶又喝了一大口,长眉微挑,满目的阴霾渐渐消散,顿时化作一片波光潋滟。

“青禾,”他低低叫我的名字,语声混着酒气,温柔如夏日雨后的暖风。

我低了头不搭理,将脸藏在臂弯里,阖目假寐。忽然觉得身子一暖,他的外袍披在了我肩上。

我疑惑地抬起头。

“睡吧,不要着了凉。”他也仰头倒在车壁上,放松地伸了个懒腰,闭目养神。

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我分不清刚刚帮我披衣服的温柔男子,和那个阴骛诡谲,心机深沉的少主,到底谁才是真实的阿史那岚。

第二天,我们这一行人,坐着马车来到了一处树林。

下车之后,四下细看,此时虽是夜里,却灯火通明。依稀望去,竟是一处很热闹的营寨,远处燃着三两堆篝火,周围近处停着多辆马车,四下都有人奔忙来去,多是关外打扮。林子里不同的方位,密密麻麻地搭上了帐篷---原来是他的大军驻地。

这一次,他们竟然给我分了个单独的帐篷。虽然,帐外仍有士兵把守,却终究是有了一定的活动自由。

有一天晚上,士兵竟然抬了满满的一桶热水进帐篷,还送来了干净的粗布衣衫。

我深深吸一口气,将全身没入水中,顾不得管他们是什么目的,浑然忘了自己此刻身处险境,只觉得有一桶热水洗澡,已经是天大的幸事。

换上干净的衣物,挽起湿发,我神清气爽地走出帐篷。

一出帐子,就看到阿史那岚一手抓了酒壶徐徐朝我走来。

“女孩子,果然还是弄得清爽些好看!”

我低头笑了笑,算是答谢他的厚待。

月光的清辉匀净地撒在林子里,拉长了树的影子,落在地上一片斑驳。

我看着天上那轮清冷的月亮,恍惚得有些麻木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来看看你……”他安静地就着酒壶喝了一口,抬头对着月亮,轻声说:“你看。这月亮真圆啊……我记得十岁生辰那天,我的母亲在宫中受了委屈,很伤心,却还是微笑着陪着我看月亮。那一天月亮很圆,就好象今天这样。知道她难过,我心里也不舒服,但还是要装出一脸的高兴……”

“浅画镜中眉,深拜楼西月……深拜楼西月……”他喃喃地念着两句诗,忽然回过头来看我,“我母亲最喜欢的诗啊!青禾,下面两句是什么?”

“人散市声收,渐入愁时节……”我闭上眼睛,他清冷的声音听得人突然想哭。

低头走回帐篷,却被阿史那岚的一番话触动了心事,一时间,满心里都是惆怅。

人散市声收,渐入愁时节。

好个愁时节啊!

我怔怔望向远处空?的天空,嗅着鼻端微凉的晚风,轻轻叹了口气。

那遥远的京城,隔着重山之外,此时已渐入盛夏了吧。几天之后,给我这边送来的饮食渐渐好了许多,就连纹箫都回到了我身边。

傍晚的时候,阿史那岚派人唤了我过去。

宽大的帐子里,收拾得清爽而干净,很像他一贯的作风。

“如果,萧别一直不来,你该怎么办?”他递了杯茶给我,悲悯地看着我问。

“我就没有想过,他会来!”我握了茶盏在手里,淡淡地说。

“青禾……”他突然站起身,朝我走了过来,定定盯着我的脸,问:“你愿不愿意……从此留在我的身边?”

我立刻就被他的这一席话定住了身。

“你不愿意?”他盯着我看了半天,手上一紧,用力将我下巴扳起。

“放手!”我大惊失色地怒斥。

“他都不管你的死活了,你为什么就不能从了我?”他紧紧逼视着我,似笑非笑。

我愣住,到嘴边的一声怒斥就此哽在喉咙里,忽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。一时间悲酸辛辣,这一路上的千般委屈,万种坎坷,陡然涌上心头。

“如果我硬来呢?”他捏紧我下巴,俯身一步步逼近。

我惊怒至极,扬手对准他的脸甩上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他一震,盛着满目的怒火瞪视着我,脸颊慢慢浮现出红印,反手一掌打过来,我立刻重重地跌坐在了地上。

眼前陡然一片昏花,脸上更是火辣辣的剧痛。

他冷冷俯视我,唇边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,“我倒想看看,你是如何拒绝我!”

脖颈间骤然一紧,裂帛声随即传来,我的衣襟被他一把扬手撕开!

这些天,他一直语气温和态度和蔼,我还以为,至少对我,这个人会有起码的尊重,没想到……

我立即气得浑身战抖,“我是天朝的公主,你若是血性男儿,就应当堂堂正正跟我天朝的将士们在沙场决战!欺负一个女人,算什么本事……”

他的手在我的胸前陡然顿住,俊秀的面容似乎扭曲,眼底渐渐赤红,像是被怒火熏出了阵阵灼烈。

“欺负女人!”他重复一遍,突然厉声大笑起来,“为什么萧别害死我母亲的时候,就没想到是在欺负一个女人!”

我在他的钳制下,挣扎着开口,“他日若有机会,我必杀你泄愤!”

阿史那岚手上加紧了一些,如铁钳一般掐住我的喉咙。

看着我痛苦地闭上眼,他俯身在我耳边冷笑,“是吗,我一定等着那一天!”

窒息的痛苦中,眼前渐渐发黑,神智慢慢迷蒙……突然胸口一凉,脖子上的钳制消失,衣襟又被扯开了一些。

我惊得剧烈呛咳,每吸进一口空气,都像刀子刮在喉咙,羞愤与痛楚交加,冷汗层层渗出。

他的嘴唇,冷冷贴在我耳边,低语,“佳人楚楚,我见犹怜。青禾,我给过你机会,要你自己心甘情愿地选择我,可你拒绝了。所以现在,可由不得你!”

“我早该知道,只要是心仪在乎的东西,无论是夺取,还是维护,都只有依靠武力!”他又咬紧了牙关,一把抱了我,边说边往榻旁走去。

我口中尝到了一丝浓重的血腥味,不知道是嘴唇被咬破,还是喉咙里呛出的血,却已经麻木得不觉得疼痛。

这一点痛,如何比得上心里的屈辱愤怒?

他俯身下来,一下子将我压倒在榻上。

我不挣扎,也不再踢打,只仰起头,眼睛一错不错地朝他看过去,轻藐冷笑。

“阿史那岚,我无法反抗,也反抗不得。只是,请你记住,无论你对我做什么,你的母亲都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,她会亲眼看着你如何去欺负一个同她一样高贵柔弱的女子……”

阿史那岚蓦地全身一僵,慢慢停了下来,胸口急剧起伏,面色铁一样的冷青。

我看不清他此刻的目光神情。周围安静得仿佛一切凝定如死。

片刻僵持之后,他站起来转身离去,步步生风。

及至走出门外,也没有再回头看我一眼。

我恍惚地站起身,从容理好衣带,扶着颤抖的双腿,一路向自己的帐篷走去。

跨进帐内,迎头就是一声“贱人”

完本

至尊王妃:倾城乱天下

时间:2020-02-17 08:05:31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程程美

主角:于归,宜其

在线阅读

《至尊王妃:倾城乱天下》章节免费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